· Français · · English ·
headerimg_en
100ans-memo

  

   信仰不是一種職業或者工作,它是人自身對於神和他人的一種貫徹始終的態度。信仰首當是天主對於人主動邀請,一種catechism-logo.png恩寵,不過,人自身的追求和努力也是一個不可 或缺的因素。因此,所謂的「慕道」不外是人探索,認知天主的一個過程。可是,對於信仰的認知不同於其它的知識。如果只是停留於學術和哲學的層面,那麼,這 樣的信仰未免淪為膚淺。因為,對於信仰的認知不僅僅是一種理解和研究,它更涵蓋個人整個身心的存在方式,對生命的態度。換句話說,所謂的「慕道要理」絕不 可以淪為純學術性的討論或者哲學性的思辨,它應該以基督的思想為綱領,以克己修身為基礎,並帶有團體和社會幅度。

  Fr-lizhexiu3.jpg
  李哲修神父的慕道讲座 - 《生之旅》

真福八端

真福八端每一端都可以說是很具挑戰性、革命性的,它要求人、要求基督徒以一個全新的態度來生活。今日,就讓我們看一看它的內容。 

這 裡每一端都說「有福的」。「有福的」是什麼意思呢?不是說「你真幸福了」的意思,原來這是一個讚歎詞,它的意思就是:「喜樂吧!」若用現代人的說話、特別 是中國人過年時的說話來表達,就是:「恭喜你!」基督在這裡說:「神貧的人,恭喜你,因為天國是你的!」很清楚,這是基督一個讚歎的詞,是對人說的一句恭 喜的說話,正是「你能夠達到如此境界,就恭喜你了」這個意思。

我們現在就逐點來看。第一端「神貧的人是有福的」, 歷來最具爭論性的就是「神貧」,二千年來的爭論都是因為這個字眼。這處只是簡單地談一談。一個人有所欠缺才叫做「貧」,這是很簡單、按字面就一望而知的, 比方,我們稱不夠血的為貧血,

稱沒有錢的為貧窮。那麼,「神貧」又是什麼意思呢?「神貧」不是說某人精神貧乏或神靈很缺乏,而是說一些人在生活上極端需要 天主。那些極度缺乏、很需要天主、將自己的一切希望都放在天主手裡的人,我們稱為「神貧的人」。一般來說,富貴的人很難同時也是一個神貧的人,因為富貴的 人往往有財富為他帶來一切,滿足了他各種需要,所以在生活上他是較難覺得自己需要天主。聖經稱讚一些貧窮的人,因為貧窮的人無所依賴,所依賴的只有天主, 他們在生活上真是需要天主的。如果你是一個去到這樣境界的人,在生活上這麼需要天主,你就能夠以一個全新的態度來處理財富,而不受它的制肘。你成為財富的 主人,財富只是一個幫助你去走近天主的工具,並使你有能力去幫助其他人,當你發覺財富阻礙你走向天主時,你能夠有份自由的心態去捨棄它,如此,你始終都是 服侍一個主人,那就是天主。如果你能夠對財富有這樣逍遙的態度,你可以說是個神貧的人,當你真的懂得神貧的時候,你也會真的懂得怎樣去應付一個消費社會裡 面的誘惑。

第二種是「哀慟的人。 這是用了一個很強烈的詞語,而不是指一時的感觸,一方面可以指哀慟自己的罪惡。自己的生活上的確有許多地方得罪了天主,當你在生活上領略到天主這份愛的時 候,你才會懂得原來自己在那麼多事情上得罪天主,會為自己所犯過的罪而哀慟。我們甚少去到這樣的一個地步,如果你去到這樣的地步,那就恭喜你了。誰人真正 在生活上那麼強烈地感受得到?在聖經上我們見到的,至少有伯多祿這個例子,在他三次不認主的時候,福音記載耶穌回過頭來望他一望,我想耶穌不是瞪他一眼, 而是以一個慈愛的目光望他,這樣,伯多祿便按奈不住,因為覺得天主這麼愛他,他雖然三次不認耶穌,但耶穌仍然用一份慈愛的眼光來看他,福音說他立刻走出去 痛哭。看!這是個有福的人啊!他認識到自己在這個時候感受到天主給他這份愛,我可以說他立時得到天主的安慰。另外一種哀慟就是痛哭世界的罪惡,或世界的災 難、國家的災難、別人的不幸,如果你去到一個這樣的地步,你是一個有福的人,因為有一份那麼大的同情的心。我們這個時代見到的苦難太多了,新聞時常報告的 都是苦難,電視看見的都是災難,看得多了人再不會有多大感受。「噢!又一次有不幸的事發生了。」就是一個這樣的感歎而已!但當你真是去到哀慟的地步,顯示 你對這個人或這個國家、這件事有份很大的愛護。在聖經上記載耶穌哀慟了兩次,一次是為拉匝祿的死,一次是面對著耶路撒冷。耶穌哀慟過兩次,從這兩次你會覺 得耶穌真是很愛拉匝祿,很愛祂的子民。哀慟的人會特別得到天主的安慰,這裡是這樣說的。

第三種是溫良的人。 這裡不是指性格溫柔些、說話時也陰聲細氣些的人,而是指相信溫良的力量的人,即是說在任何情況之下,人都不會記恨,不會去報復,不會以牙還牙,不會以暴易 暴。相信溫良的力量的例子,歷史上我覺得甘地可謂屬於這類人,或者馬丁路德甘,也可算是這類人,或者說菲律賓一場不流血的革命,也是相信溫良的力量,不用 武力的。大概這些人是懂得溫良的力量,這些人是堪當承受天國的土地。「他們將承受土地」,我覺得這句說話很有意思,為甚麼說溫良的人承受土地?大概是指著 以色列人說的,以色列人時常想用武力去取回她自己的土地,現在都是用武力去維持這處他們認為是天主所許給他們的福地,忘記了新約已經不再去說這樣的一塊土 地。新約所說的是天國的土地,而天國的土地只有溫良的人才可承受,當你承受了這塊土地的時候,永遠沒有人可以將它奪去,這些土地亦無需用武力去維護的。這 是第三端。

第四類「飢渴慕義」的 「義」可以指「因信成義」的「義」,簡單來說,這個是指著天主的恩寵。當我生活上需要天主的恩寵,好像我口渴時想飲水,肚餓時想吃東西那麼自然的話,那又 恭喜你了。實在,很多時我們真的沒去到一個這樣的境界,會在生活上對天主說:「主,我需要你!」聖奧斯定就有這樣的感受,他曾說過一句名句:「主,除非得 到你,(否則)我的心永遠得不到安寧。」即是他飢渴慕義、渴望天主的恩寵,渴望到這樣的地步。當我們生活上真的這麼需要祂的時候,正如耶穌所說:「你們縱 然不善,都曉得將最好的東西給你的子女,何況你在天之父呢?祂豈不會將天主的聖神賜給你們呢?」如果我們飢渴慕義到這個地步,我們一定會得到天

主的飽飫。

第五類是「憐憫人」。 這裡是指對別人能夠有份寬恕的心,有一份慈悲的心腸,特別是將慈悲放在公義之上,並非時常斤斤計較公義,這個就是聖經上「慈善的撒瑪黎雅人」所做的,聖經 上就是用了這句話:「他動了憐憫的心。」面對著一個猶太人 - 自己民族的世仇被人搶掠打傷,自然就會說:「活該!」但現在這個撒瑪黎雅人就寬恕了,即在 覺得對方有需要的時候,忘記了過去的仇恨,去幫這個人,動了憐憫的心。動憐憫的心是不容易的,它需要我們首先感受到天主對我們這份憐憫,天主對我們這個寬 恕,我們才有這份力量去寬恕、去憐憫別人,這個就是我們每次念天主經時的祈求: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,好使我們能寬恕別人。

第六類是「心地純潔」。 這個不是指心裡沒有胡思亂想這麼簡單,而是指我所有的行為、我所做的東西,時常能夠本著一個純正的動機作為出發點,時常有一份真誠的心,能夠生活得 「真」。法利塞人就是欠缺了這一點,只重外面的表現,好得人稱讚,心裡面卻不是如此。他們很著重外面的潔淨,所以很怕跟不潔的人來往,無論是不潔的外邦 人,不潔的罪人,都不會與他們來往,完全都是外面、外表上要求潔淨。耶穌是要求一個人心裡潔淨,更要本著一個純正的動機去出發。我們每次都可以問:「我做 每件事時,我的動機究竟是怎樣的?」如果我們時常有個真誠的、正確的動機,就可以說是一個心地純潔的人了。

第七類是「締造和平」。 這裡不是要求我們愛好和平而已,而是在沒有和平的地方你做到它有。締造和平,也許我們沒有資格締造世界的和平,但至少在我的生活環境中、工作範圍中去締造 和平,而耶穌是和平之子,如果我們在我們的生活圈子裡、工作圈子裡能夠將耶穌帶到入去的話,我們能夠在人與人之間締造和平。

最後一個是「為義而受迫害」。 這裡的「義」就是指公義的「義」,當我們時常說伸張公義、主持公義的時候,你往往會受到排擠、受到迫害,也許我沒去到一個這樣的地步,也許我沒這麼偉大, 迫害亦可能講得太嚴重,但是,在我們生活的圈子裡,若真是要公義、要公道的時候,往往是要吃虧的,往往會成為別人取笑的對象。舉個很簡單的例子:說句謊話 你就可以脫身的了,你會不會說呢?如果你偏偏不說,願意維持公道 - 因為說謊是對人不公道,是在騙人,雖然是一句很簡單的謊話,你也不說,這是我們願意 在生活上背起我們小小的十字架,所以,耶穌說:「恭喜你,天國是你的!」這裡不是說天國將來會是你的,而是說現在天國就是你的,你會發覺第一端和第八端都 是說「現在」的,其它的就說「將來」,但是,第一端和第八端,一頭一尾,前呼後應的,就是說幾時你去到一個這樣的地步,恭喜你,天國就是你的!

這 裡八種生活態度、生活的質素,沒說任君選擇,隨便你揀,否則,你自己可能會很高興地說:「啊!我是個溫良的人,起碼我不會與人有甚麼過不去,至於其餘七 項,看看罷!」這裡並沒有說基督徒可以任你選擇做那一個,而是說八樣都要,這可以說跟我們一般人的生活的標準或判斷不太一樣;這亦不只是一個理想、一個基 督徒生活的理想,如果是一個永遠達不到的理想,倒不如不要說,這個是能夠達得到的。甚麼人可達得到呢?是那些接觸到天主的人,當你真是在生活上碰到天主的 時候,你充滿天主的愛的時候,你在那個時刻,就能夠做得到,能夠有這樣的倫理生活,所以不是一個理想而已,是我們能夠達得到的。現在仍是過年的時候,我們 經常都會彼此恭喜,願我們今日記得耶穌的說話,耶穌正在恭喜我們。我們是不是這樣呢?那就要看看我們怎樣回應了。

耶穌說:「恭喜你,天國是你的!」

良心培育

倫理神學一般籠統地分為道德世界及道德主體。前者主要討論客觀的道德規律,注意外在的倫理行為,而後者著重人本身,尤其重視人在良心內對天主召叫的 答覆。過去可能太執著行為本身的是非對錯,而忽略了行為者本人的善惡。要知道雖然是有價值的行為,倘若行為者居心不良,該行為不會使他成為善人。同樣,一 個帶負價值的行為,如果實行者問心無愧,該行為不一定使他成為壞人。人的善惡比行為的對錯更應受到重視。良心就是個主觀道德官能,服從或違背它的指示,決 定我們是善人或惡人。

倫理判斷能有不同的標準,有人主張「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為也」的唯我主義,有人主張唯他功利主義或唯社會的功利主義;其他有以快樂、以自由等為判斷標準。天主教的傳統是以良心為倫理判斷的準則。

良心是非常複雜的東西,我把它綜合成下列三種不同的意義:

(1)本性良心: 這是指人好善惡惡的能力與責任。我們可能對什麼是善,什麼是惡有不同的意見;但我們必須同意善應該實行,惡應該避免。這種對價值與責任的自覺,正是良心的 表現,亦是人的本質。艱怪孟子說:「無惻隱之心,非人也;無羞惡之心,非人也;無辭讓之心,非人也;無是非之心,非人也」(公孫丑上)。人倘若連道德價值 與責任的自覺都沒有,會被視為「無良」。如果這是天生的缺憾,那就不需要負倫理的責任。

(2)推理良心: 良心不但知道像行善避惡這種普遍倫理原則,更能處理個別具體價值和客觀實際規律。這裡牽涉分析、反省、推理等過程。本性良心人人相同,但推理良心則能因人 而異了。人人會同意第五誡「不可殺人」,至於廢除死刑與否,容許墮胎安死與否,便有不同的意見了。換句話說,在分析、反省、推理的過程中,良心能夠產生錯 誤。因此,良心需要受光照,需要培育。

(3)自決良心: 在推理過程中,良心若有懷疑,應力求澄清,設法避免根據一個懷疑的良心去行事。假使良心沒有錯誤的恐懼,便可下決定了。當然,良心不能要求有絕對的確定 性。倫理學不同形上學或物理學,不能要求倫理行為如兩者一樣有絕對的確定性。在良心內,我們只能有明智的確定性 (PrudentialCertitude),即理智量度情勢,盡心考慮之後,認為大致妥當,不會發生什麼錯誤,就可以下決定了。法官也是按明智的確定性 去判案的,無人能要求他每次判決都是絕對正確。自決良心若有了明智的確定性,就構成倫理行為的最後規律,人必須跟隨,即使錯誤的確定良心也應跟隨。例如: 食物本身是沒有什麼不潔的,但初期教會中有些基督徒受猶太法律影響,認定某些食物是不潔的。既然他們確實認定是不潔的,就不應該食,否則是有罪。所以保祿 說:「誰若懷著疑心吃了,便被判有罪,因為這不是出於信心做的:凡不出於信心做的,就是罪」(羅14:23)。可見人行事不能違背自己的確定良心,這正是 梵二的意思:「人之領會、認識天主法律的命令,是以良心為仲裁的;人必須在普遍的活動上忠實地隨從良心,俾能達到自己的歸宿天主。所以不能強令人違反良心 行事,尤其在宗教信仰上,更不能阻止人依照良心作事」(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,信仰自由宣言No.3)。

從上面對良心的分析中,我們看到良心能產生懷疑,能發生錯誤,故需要指引、修正及培育。我同意赫寧(BernardHaring)在處理良心時,應全面性的兼顧各方面,而非片面側重在理智、意志、或社會及心理分析上。

一個成熟的基督徒良心應具備下列特徵:

一)理性的: 教會傳統稱良心為正直的理智。良心的推理過程往往牽涉一個理性的三段論證:1.大前題是一個倫理原則,如偷竊是不對的。2.小前題是此時此地要做的事:我 無物主的同意而拿走他的東西。3.結論:我現在所做的是個不對的偷竊行為。當然,良心的推理過程並非如此清楚簡單,特別遇到價值衝突時,良心不知何去何 從。因此,人除了要認識倫理原則外,(如普遍化原則、雙果原則、合理寬免原則、原整原則、反省原則等),還要培養正確的價值觀。這就是孟子所說:「生,亦 我所欲也;義,亦我所欲也,二者不可得兼,捨生而取義者也。」又云:「體有貴賤,有小大,無以小害大,無以賤害貴」(告子上)。人身上或身外的價值是有不 同的等級,認識價值的等級和急緩,實有助人良心作一理性的決定。比方,身上的價值通常比身外的價值高,人不應為了賺錢的緣故而傷害自己的健康;精神的價值 又往往比身體的價值優越,古人殺身成仁,捨生取義,就是認定道德價值的優越性。

良心的推理亦要求人尋求有關的資料及衡量行為的後果。例如在 討論核子武器的道德問題時,我們是否掌握一些核子武器殺傷力的資料?一旦核子戰爭發生,根本不能有所謂有限度的核子戰,雙方都是輸家,核子戰爭帶來的後 果,使重建幾乎成為不可能。所以,那些不顧事實,不理後果的言論,如:「中國死了五億人,還有五億」的說法,是非常不理性的。

今日倫理學家 在推理時,常問有沒有相稱的理由。若沒有相稱的理由,外在的惡(Extrinsicevil)成為內在的惡(Intrinsicevil),物理惡 (Physicalevil)成為道德惡(Moralevil)。大部份天主教倫理神學家都認為人工節育本身是物理惡,是外在的惡,人若沒有相稱的理由而 去實行人工節育,該行為便會成為內在的惡,是個道德惡。什麼是衝突情況下的相稱理由暱?這並非量的問題,如殺一無辜者去救多人,這種「蓋法原則」是不能接 受的。聖經上大司祭就用了此理由去定耶穌的罪:「你們什麼都不懂,也不想想:叫一個人替百姓死,以免全民族滅亡,這為你們多麼有利」(若 l1:49-50)。在衡量理由時,我們要問:價值衝突是否不能避免?是否有責任立刻行動?是否選用了最無害的手段?所用的手段是否同時否定了要保護的價 值(如為了家庭的緣故去賣淫則不被接受)?善果是否超過惡果?行為本身是否否定了在普遍層次上的價值(捨生取義並非否定在普遍層次上生命的價值)?這些問 題都能幫助我們衡量行為是否有相稱的理由,是否理性的。

(二)自主負責的: 社會學、心理學告訴我們,人受種種因素左右他的行為。我們必須承認情緒、恐懼、憂慮、私慾、群眾煽惑等等都影響人的自由意志。但一個健全成熟的良心必須是 自主負責的,而非人云亦云的,有道德勇氣去承擔自己的決定,像孔子的大勇一樣,只要是理直,雖有千萬人反對,亦以道德勇氣排除萬難,勇往直前:「自反而不 縮,雖褐寬博,吾不惴焉;自反而縮,雖千萬人,吾往矣」(孟子.公孫丑上)。

(三)出自愛心的: 除了道德理性與意志外,良心還少不了道德情操。情操亦具有指導作用。孟子稱惻隱、羞惡、是非、恭敬(有時稱辭讓)四種心之活動為「情」:「乃若其情,則可 以為善矣」(告子上),即依據人的道德情操,就可以為善了。道德情操以愛為首要,銘刻於人心的道德律必須為愛所貫通。梵二根據聖經啟示指出:「良心神妙地 將法律揭示與人,而這法律的滿全就在於愛主愛人」(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,教會牧職憲章No.16)。良心若只停留在一理性的層面,能夠是冷漠無情的,比 方,聖經上「無情惡僕」的比喻(瑪18:23-35):主人動了慈心,寬免了第一個僕人的債,但他未能把所受的愛,作為指導生活的原則,而只看到自己的權 利,斤斤計較嚴格的法律正義,要求把欠債的第二個僕人關在監裡。福音中法利塞人的良心也屬這一類,良心麻木硬化,看不到別人的需要。出自愛心的良心會對別 人的需要很敏感。慈善的撒瑪黎雅人(路10:30-37)就是好例子。比喻中的司祭與肋末人可能趕著往耶路撒冷聖殿服務,無暇料理傷者;也可能害怕傷者死 去,自己接觸了死人成為不潔的,影響自己在聖殿的服務。最後,他們決定不理他。那個撒瑪黎雅人似乎沒有理性地分析利害關係,沒有想到幫助猶太人,是否會帶 來同族人的不滿或經濟上的負擔。他一見傷者就「動了憐憫的心」,愛心推動他做了個好的決定。的確,愛心使人的良心更敏感,時常看到別人的需要。聖保祿就提 到愛心有助人辨別該做什麼:「願你們的愛德日漸增長,滿渥真知識和各種識見,使你們能辨別卓絕之事」(斐1:9-10)。

(四)向權威開放的: 良心雖是人行為的最後主觀規律,但這規律必須符合一更高的規律,即客觀真理,而非漫無節制,任意行事。因此,良心在本質上必須尋求指導。為一個基督徒,最 勝任的導師莫如天主的聖言與教會的訓導。良心並非如佛洛伊德(S.Freud)所云,是個超我(Superego),像警察一樣監察著人的行為。天主的聖 言與教會訓導不同於良心發展過程早期的超我權威。前者幫助良心成長,後者使良心停留在不成熟的階段。當人因自己的軟弱,弄到良心模糊不清時,聖經卻忠實的 反映天主的聖意。人的理智可以認出刻在良心上的法律,但天主的啟示卻使該法律獲得整體、完滿的意義。人的理性能指出「冤冤相報何時了」,內中的利害關係可 能使人自制不去報復;但天主的啟示卻進一步指出基督為罪人而死,使人從基督身上不單看到愛仇的意義,還得到愛仇的動機與實行的力量。

至於教 會的訓導,對天主的啟示有權威性的瞭解,對倫理問題,是個勝任的導師。按反省原則,當人未獲確定良心之前,為避免錯誤,應隨從權威。教會訓導在倫理問題上 雖未能給予我們一個絕對可靠的幫助,但能提供一個最可靠的指示。當良心與教會訓導發生衝突時,人必須誠實的反問,自已是否向權威開放,抑或假借良心自由之 名,驕傲頑固地只依賴自己的判斷。梵二提出忠告:「另一方面,不少人似乎傾向於假借自由,拒絕服從,而藐視合理的順命。是以本梵蒂岡公會議勸勉眾人,尤其 負有教育他人之責者,應黽勉訓練人們,使他們遵守倫理秩序,服從合法權位,而成為純正自由的愛好者;那就是能憑自己的見解,以真理的光明判斷事理者,能以 負責的良智處理自己的活動者」(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,信仰自由宣言No.8)。教會的訓導雖對良心的培育有幫助,不過我們最後依從的,仍需是自己確定的 良心。

(五)回應天主召叫的: 基督徒的倫理基本上不是遵守法律,而是回應天主的召叫。召叫是天主的聖寵,是祂的恩賜,我們必須以愛的生活去回應:「我這在主內為囚犯的懇求你們,行動務 要與你們所受的寵召相稱,凡事要謙遜、溫和、忍耐,在愛德中彼此擔待」(弗4:1-2)召叫是一個恩賜,但也是一項任務,故該「脫去舊人,穿上新人」(弗 4:22-23),要在生活上找出天主的旨意:「你們應細心觀察自己怎樣生活.....不要作糊塗人,但要曉得什麼是主的旨意」(弗5:15,17)。良 心常要問:「我這樣做,是否符合天主的意思,回應他的召叫?」要辨別天主的旨意,不光是理由的衡量而已。除了聖經與教會訓導外,少不了要祈禱。成熟的基督 徒良心是要在祈禱的氣氛中尋找天主的意思。耶穌在決定性的時刻,常以祈禱去找天父的旨意。如祂的受洗(路3:21)、召叫門徒(路6:12)、顯聖容(路 9:29)、山園祈禱(路22:39-46)等。當然,要找天主的旨意往往並不容易。若望也曾警告人:「不要凡神就信,但要考驗那些神是否出於天主」(若 一4:1)。有時我們的確要長時間,甚至要從果實中才能分辨出來:「聖神的效果卻是:仁愛、喜樂、平安、忍耐、良善、溫和、忠信、柔和、節制」(迦 5:22-23)。在祈禱氣氛下,人能向天主聖神開放,並能以神慰的經驗,幫助良心在眾多選擇中,決定那一個最能回應天主的召叫。

總之,基 督徒的倫理在本質上是人的倫理,基督徒與非基督徒在本性良心上皆一樣。可是因為彼此價值觀往往不相同,故此在良心推理上也不一樣,產生了不同的倫理決定。 良心必須是理性的,在培育上要掌握資料,認識倫理規律,確定價值等級。良心須是自主負責的,在培育上要注意道德意志的鍛練,盡量排除減弱自由意志的因素, 並以道德勇氣去承擔決定。良心亦要以愛去貫通,使之特別察覺鄰人的需要,對基督的愛能給予我們力量與動機。我們既然是基督徒,勿忘向聖經及教會訓導權威開 放,承認他們是勝任的導師,能幫助良心成長髮展。最後,良心的決定,必須是在生活上,具體地回應天主的召叫,故人該在祈禱氣氛中,辨別天主的旨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堂區報告

 

 

聖誕及新年彌撒安排

2017年12月23日(星期六) 下午5時 將臨期第四主日前夕彌撒

       12月24日(星期日)上午10時 將臨期第四主日彌撒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晚上9時 報佳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晚上10時 聖誕子夜彌撒

       12月25日(星期一)上午10時 聖誕節彌撒

       12月30日(星期六)下午5時 聖家節及謝恩彌撒

       12月31日(星期日)上午10時 聖家節及謝恩彌撒

2018年1月1日(星期一)  上午10時 天主之母節及元旦彌撒

 

 

 

1. 國語主日學將於元旦之後開課, 上課時間是每周六的晚飯後, 在中心上課, 上課內容包教會教理,信仰培育,聖歌詠唱,中文學習。請各位家長儘快向Angela Dong 或 Helen Lee 報名。

2. 老人會舉辦聖誕及新年聯歡會,日期是十二月十七日星期日,中午十二時,票價是老人會會員十二元,非會員十五元。如欲購票請向各老人會委員及辨事處查詢,謝謝各位的支持。

3. 為了準備慶祝聖誕節, 今年我們舉辦「向耶穌小聖嬰獻禮」活動. 在聖堂後面我們準備了紙卡, 請大家把自己的祈禱意嚮, 所做的善功, 內心的意願, 寫在紙卡上, 放入小箱子中, 在聖誕節子夜彌撒中, 我們會作為禮物奉獻給耶穌小聖嬰.

4. 愛德小組將於12月9,10號和16,17號收集食物捐給食物銀行(Sun Youth),包括意大利面,罐頭等乾貨食物,如不便可以捐助現金,愛德小組可以代勞,但願在聖誕前幫助有困難的家庭在聖誕期間有足夠食物過節。

5. 為了善度將臨期, 本主日我們邀請聖母無染原罪傳教修女會的洪吟芳修女( Sr. Cecilia Hong, MIC)在彌撒後做一個講座, 主題:「仁愛之家,兒女之福」. 請大家屆時參加。